冕光——萌cp就跟嗑药一样

这里阿曦,也可以叫我亚离,冕光www. cp混杂,主欧美吧,盾铁(盾冬也喜欢)sd,ec,密林父子,ET,索博,AL怎么办国产最近萌一八一八大法好!我基本啥都吃对就是无节操党但我饿不死)doge

流年(食发鬼个人向) 三(完结)

不知过了过久,某天,女人枕着他的腿时突然对他道,“时间快到了。”
她似乎在他来之前就洞悉了自己的命运。
“呃……我应该说一句一路走好?”他开了个玩笑,试图掩盖自己梳她白发时的停顿。
不出所料女人翻了个白眼。
呐,这么有活力的样子完全不像一个将死之人啊。
其实……他有些问题想问。
十五岁就该有式神的她为什么二十岁上山找自己时仍是孤身一人?明明不爱打扮的她为何在自己面前总会涂上胭脂水粉?虽然丑的要死被自己禁止。为什么三十岁的时候还留着没什么用的自己直到四十岁的时候才想起来和自己解约?
问题太多,让他头昏脑涨。
为什么?哪有这么多为什么?食发鬼隐隐约约觉得自己知道为什么,可是自己不敢细想。
有什么东西像是一枚种子,经过四十年的时光,才想起在他心里生根发芽。
他仰起头,一朵雪花飘落在他脸上,温度的作用下化成水滑下,滴落在女人的眼边。
“诶你怎么了?”老人有点慌,“其实没什么作为阴阳师我早就……”
“闭嘴,我没哭。是下雪了。”他揉揉老人的白发,“我们回屋里。”
“对了,我想向你问个事。”
“什么?”
“嗯……我想再尝尝你的头发。”

PART 3
“食发鬼?”
“嗯嗯……啥?”从回忆里惊醒,食发鬼有些不满地敷衍道。
“哦,你说这个问题啊。”食发鬼装作恍然大悟的样子,“我可以告诉你故事,但我想要一个好处。”
“什么?”
“我想要你的一根头发。”食发鬼笑眯眯地道。
余烟袅袅。

PART4
“所以……这就是你给我的回答?”
要不是作为大妖的基本素养,青行灯此刻只想抡起她的灯打死他。
“我为什么追随晴明大人的原因很简单因为他美丽的秀发帅气的身姿英俊的脸庞啊我从没见过那样美丽的男人!”
就完了……
尼玛明显就是敷衍!
更可恶的是对方还眨巴眨巴眼睛一脸无辜地道,“对啊就完了啊!”
科科。
青行灯挑挑眉毛,“你特么一脸傻笑回忆了十多分钟就这个答案?!”
她站起身来,“算了食发鬼,你不想说我不会逼你。”她拉开门,脸隐藏在阴影之下,“但只要你想说,我随时都在。”
食发鬼微微眯眼,吐去烟,“好啊,慢走不送。”
看着青行灯离开,他灭了烟。捻起她给自己留的发丝,看了几秒,毫不犹豫地塞进嘴里。
呐……虽然看起来差不多……可是味道差别确实有点大啊。头发里蕴含的妖力十分磅礴,不愧是高等式神。
和那种看起来干燥,甚至灵力微弱但却让人温暖的感觉一点都不像。
下次找妖琴师?或者山兔?嗯……山兔吧,无论怎样总比青行灯那个女人好骗吧。
不知道会不会找到和她感觉一样的头发呢?
他不止一次回忆过往,却发现自己的记忆早已不如从前。那女人叫什么,长什么样,多少岁死的,埋在哪里,他都不记得,只有模模糊糊一个印象。但他仍然记得曾经自己想问女人的问题。他觉得自己知道答案,可是自己不愿意相信。他想找到和女人一样的头发,他想通过这种办法回忆起被他遗忘的曾经。
他想其实时间对妖怪是残忍的。人类只需要几年十几年就明白的事妖怪花了上百年都还懵懵懂懂。
就这么回事吧。
院子里的晴明正在和打完八岐大蛇的式神们休息,阳光撒在他的银发上,就像细碎的金子洋洋洒洒地泻在雪地里。
不知道冬天来临,漫天的雪花落在晴明大人头上,会不会更美?
“食发鬼,有事么?”
“晴明大人,我有一个请求。我想……要一根您的头发。”

END.
这是一个装了心眼的食发鬼散布“我有好故事哟”的谣言骗青行灯和自己做交易得到她的头发寻找自己曾经的情感的故事_(√ ζ ε:)_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