冕光——萌cp就跟嗑药一样

这里阿曦,也可以叫我亚离,冕光www. cp混杂,主欧美吧,盾铁(盾冬也喜欢)sd,ec,密林父子,ET,索博,AL怎么办国产最近萌一八一八大法好!我基本啥都吃对就是无节操党但我饿不死)doge

流年(食发鬼个人向) 二

她二十五岁时有人嘲笑她只有几个小妖怪式神,他趁那些人不注意一个迷烟过去,然后她一脚把那些人全部踹进了水池里;
她三十岁时瞒着食发鬼上山收了第一个大妖怪,伤痕累累地下山被食发鬼骂的狗血淋头;
她三十三岁的时候带着式神平定四方,名声越来越大,功勋越来越多,得到更多权贵的赏识。众人都说这位阴阳师大人不仅长得漂亮,心地善良,还实力超凡。
她躺在食发鬼的房间里听他摆着八卦冷哼一声,“现在知道本大人美了?”也不知道是对那些众人还是对食发鬼说道。
“诶哟妈呀痛死我了那些妖怪实力太强了发发快给我个迷烟让我有个好梦。”她呲牙咧嘴。
老子的大招你就这样用吗少女?!
待女子沉睡后,他定定地望着女子略苍白的脸。
多少年了?
不多不少,三十年。好像,不能用少女来形容她了诶。
食发鬼有些惆怅地吸了口烟。
不知什么时候少女没有以前那么活跃了,有几次他看到她慌慌张张地把几根白发混杂在黑发里面,好像不想让谁发现一般。
那个不能再称作少女的人已经三十五岁了,而他也才三百二十五岁。
时间似乎对妖怪有格外的宠爱。

后来他发现不对。
女人开始慢慢遣散她的式神。先是一些低级辅助类,接着是低等攻击类,到最后低等式神里面只剩下自己。
这一天还是来了。
女人立在他面前柔和地道,“我们解约吧。”
他以为这句话会在女人收服第一个高级式神时就会对他说,毕竟自己跟她下山只是去拯救她的审美。看看这个女人,素雅的蓝色狩衣恰好趁出她的高贵。谁又会想到二十年前她那令人绝望的审美?这都是他的功劳。他有些自豪地想。
即使现在她不需要自己了。
“行啊。”他轻笑,一如既往地从容。
女人也笑起来,眼角细密的鱼尾纹昭示着她不在年轻。
他三百三十岁的时候,离开了这个四十岁的女人,结束了他作为式神的生活。

后来的十年里他在黑夜山听说女人遣散了她所有的式神,对,所有,除了萤草。
萤草那丫头为什么会留下?他愤愤地吸了口烟,明明我比她好看。
嗯……大概是人家能攻能奶?

大约又过了五年,食发鬼再也没有从人们口中听到她的名字了。
下山看看?
等他反应过来,自己已经在下山的路上了。
说来可能不信,是腿自己动的。

等他悠悠地来到寮门口,只见萤草和一个老妪坐在台阶上晒太阳。
“谁?”老妪眯着眼。
“大人,是食发鬼。”
“诶诶?”
老妪有些慌张,想拿什么玩意儿挡住自己的脸,折腾了十几秒才反应过来,十分尴尬地挠挠头,“啊,好久不见……发发。”
这个阔别了十五年的称呼让他觉得生疏。
“……怎么这样了?”他摸摸老人的白发,又干又枯。
“丑死了别看。”老人把脸埋在腿间,“发发……我都五十五了你知道么?而且我从小身体不好,年轻的时候还操家伙和大妖怪干架,能活到现在……”
“那为什么还要做阴阳师?”食发鬼后来才知道这个女人是某位小有名气的阴阳师的独生女,老老实实嫁个好人家衣食无忧地过好这辈子是绝对没问题的。
没说话。
他好像明白了什么。
不可说。
三四十五岁的他在女人五十五岁的时候又回到了这里,又和她过上了曾经闲的发霉的生活。

tbc.

评论(4)

热度(17)